「世界遗产」象徵的是文化保存的高度,不只是观光客的来客数

2020-06-11| | 查看: 682| 评论:58

在澳洲的那一年,没有工作的时候,我总是习惯性的打开澳洲国家遗产清单(Australia National Heritage List)的网站,搜寻身边是否有值得去逛逛的地方。

这个网站上所列的,不论是历史建筑、国家公园还是史迹,都比旅游服务中心提供的景点文宣更具可看性,而且相关介绍细腻详实,每天啃这些文献,光是查单字就查不完,也因此更了解每一处落脚的城镇,它的地理空间与物产如何影响城市发展?现在的城市纹理是如何织就的?这里的人从拓荒迄今,面临的挑战有哪些?

记得在西澳,有个旅途中认识的朋友问我:「SiSi,妳每天逛来逛去,分享一下哪里值得去吧?」

我歪着头苦思,讲了一串地方,比方某个市集中弯进去的小巷,某个公园西北角的树林,某个街区的住宅有着美丽的小院与行道树,十九世纪的印刷厂遗迹、拓荒时期的电影院,诸如此类。

她大翻白眼:「这些都太冷门了吧,妳就不能讲些知名景点吗?」

年少的我还不理解,这只是自己热爱「曲径通幽」的习僻,大部份的人并不期待这一类答案。自此之后,我学会了用热门景点来应付这类问题,至于那些冷门的私房美景,除非遇到臭味相投的朋友,不然就自己默默收着吧。

既然要介绍知名景点,那幺,「世界遗产」是不是「知名景点」?换个角度说,「世界遗产」是不是「热门」与「钱潮」的同义词?

曾经我以为「世界遗产」这块招牌是观光经济的保障,位于日本堺市的百舌鸟古坟群,推翻了我的成见。

「世界遗产」象徵的是文化保存的高度,不只是观光客的来客数 休息区邻水而筑,天光将碧绿苔色映入室内。

作为日本规模最大的古坟群,这里分布着四世纪至六世纪的天皇陵寝,是日本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的重要史迹,大仙陵古坟(仁德天皇陵)长486公尺,是日本规模最大的古坟,与秦始皇陵、埃及金字塔并列世界三大坟。「徒步绕坟一周」大约需要半个多小时,这似乎是古坟游的热门行程,但烈日当空,我一下公车就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往坟前的参拜入口走去,层层围篱告知所有来客此为神圣场所,我在门前停下脚步,立刻有两位穿制服的伯伯前来阻止我靠近。伯伯不懂英文,很努力的想用ipad的语音输入功能来翻译,可惜ipad也听不懂他的日文,我用我破烂的日文单字一一确认伯伯想表达的意思,大意是说,这里是神圣禁地,游客不能进入。

「世界遗产」象徵的是文化保存的高度,不只是观光客的来客数 重门深锁的仁德天皇陵,是日本规模最大的古坟,游客不可靠近。

举目四望,除了我,没有其他外人在场。现场的人都是工作人员,清理壕沟的、守着墓门的。

可以理解为什幺不能靠近,毕竟是天皇的陵寝啊,但没有参观者也太奇怪了。

向工作人员询问了博物馆的方向,经过一抔抔规模比较小的古坟,走进馆内,仍是一个人也没有。

馆员很热心的向我说明馆内设施,安排我先在休息区稍坐,等候导览影片的播放。看完说明影片,我走进展览室,终于看到其他参观者,整间博物馆的参观者大概只有七人。

展览室和休息区都规划得很好。由于古坟规模浩大,又不能进去坟里参观,博物馆里用模型的方式让人了解古坟的结构、修筑的方式,坟里发现的重要文物也陈列于此。休息区邻水而筑,这个「水」就是环绕着古坟的沟渠。

「世界遗产」象徵的是文化保存的高度,不只是观光客的来客数 从休息区望出去,树林的位置是古坟的土丘,绿水则是类似护城河的水渠。

我想,这里的「甘于寂寞」,并不因为它仍在世界遗产的準备名单中。

日本人尊重了这里是「陵寝」的本质。天皇坟是圣地,本不可亵玩,既然如此神圣,那幺,自己保护好就好啦,为什幺要申遗?当然,世界遗产这块招牌是可以带来一些观光效益,但现场的气氛感觉上似乎并不以此为发展目标,比起休闲娱乐,这里更像是考古遗址与研究中心。也许,他们想像的高度是成为国际级的保存研究中心,以最高规格进行文化遗产的维护与传承。

这才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动世界遗产保存的终极目的,各国都能以最妥适的方式珍惜、维护、保存自己的文化资产,让一代代的人持续认识它们,并以相同的珍惜之心传承下去。

 延伸参考:

  • 堺市:观光、历史、文化
  • 文化遗産オンライン



  • 相关阅读